丘大聪

昵称:桂电双鱼
学校:桂林电子科技大学(2007-2015)
简介:

    丘大聪   

   2004-2007  广西玉林高中 

   2007-2015  桂林电子科技大学 本科 计算机专业 中途两次休学创业  后来被中国青年报作为典型报道

   2007-2011  做推销,摆地摊,开报刊亭,经营餐厅,投资设计室,做过职业经理人,也做过民工。 

   2011年至今 创办大聪网络、百客电商、采标客等多家互联网公司,服务客户超过上千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诚挚结交各位互联网、电子商务,或勇于挑战、自己创业的朋友,也希望有机会合作。

 

 

 

 

联系方式
  • 丘大聪
  • Q Q:976827878
  • 电话:18177335388
  • 微信:qiudacong88

首页 > 经历 > 我的大二,黑暗时候

我的大二,黑暗时候

发表时间:2015-08-30 21:23点击量:1233 人次

   在我所经历的人生岁月中,可能大二是比较黑暗的一年。



   原先我的餐馆叫兄弟姐妹,我爸离开后陆续换了几个厨师,但生意一直都不见好转。后来餐馆更名为天府宴,聘请了一个经理,底薪不高,2000而已,但提成5%,也就是说,我一天营业额3000的话,就要给他150元提成。对于一个在尧山算大,但在外面来说还是很小的餐馆,加起来成本就很大了。好在那时候聘请了一个蛮不错的厨师,做了一个非常好的菜,叫天府酸菜鱼。那时候生意还很红火,一天卖出几十斤鱼很正常,各种社团老乡聚会,都在我那里举行,多的时候可能有一百多人同时就餐。


    

    按照正常的逻辑发展,这么好的生意,我应该是赚了不少钱的。确实,有段时间也非常赚钱。但好景不长,总有一些坏人的出现。餐厅经理见生意红火,就跟我提出参股的事情。本来我也很乐意的,但他提出的条件,却跟抢劫差不多了。按他的意思,他出几千块钱,要拿一半的股份。要知道当时我都投了差不多15万进去,现在来个家伙说几千块钱要你一半的股份。我当然不会答应,说至少得投个几万嘛,或者拿少一些股份。但他非常的流氓,说如果我不答应,天府宴这个餐馆就不用在尧山继续开下去了。他是尧山附近比较流氓的痞子,有一大帮的兄弟搞事

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答应这样的事情,并且立马把他开除了。从那时候开始,店里就陆续来了一些吃霸王餐的,各种闹事的流氓,更有甚者,半夜会有砖头,在屋顶从天而降,日子过得惶惶不安。经理还总是唆使房东赶走我,拉拢厨师到他那一边去,搞得我既要安内又要攘外。最惨烈的一次,叫过来了十几号人,就在店门口打了起来,当时我被一流氓勒得喘不过气来,对方嚷嚷着五分钟内要把我怎么样了。后来我一个员工的爱人,也是附近村民,实在看不下去了,当即带了他几个兄弟过来,帮我打了回去,扛了下来,说以后这里他罩着了。据说他是马帮的人,暂叫马哥吧。



    这么说吧,战队分两个村,一个是帮我这边的村,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,一个是校门口对面的西岸村。经理跟西安村的人玩得开,于是又唆使那边村的人过来施压。马哥这边也顶不住压力,就跟我说,要不,请他们去玩下,兄弟们讲和算了。都这样了,还谈什么兄弟呢,当然,我肯定也不想打架,于是就同意了。那天晚上去了市中心解放桥边的黄金海岸,11个人,叫了10个小姐,喝了不知道多少酒,花了我差不多1万块钱。现场真的是灯红酒绿,叮咛大醉,旁边吸毒的,嫖娼的,入目不堪。那个没叫小姐的人是我,那晚我默不作声,就一直不停的喝酒,抽烟,心里万般不是滋味。那时候我奶奶一年的生活费也不过三千块钱,我一晚上就花了那么多,真的是心痛极了。有个老板是给我供应啤酒的,他来的时候是作为和事佬,末了他说他自己结了他那妞的钱,说,兄弟,你挺不容易的,钱我自己付我的吧。



   不得不提一个人,我那时候很好的兄弟,CC。CC算是我的学长吧,06级设计系的一帅哥,最初在我旁边,开了个饰品店。那家伙帅得一塌糊涂,口才又不错,专泡学校服表班的美女。有一次他摔断了胳膊,到楼下买个牛奶,都能把一个刚来学校的服表班美女泡到,没过多少天两人就同居了。CC还有个特长,就是打架水平蛮高,一敌三没什么问题。当时他跟我是很好的兄弟,也是惧怕于他,经理不敢过于放肆。CC觉得我挺可怜的,虽然他也佩服我创业的勇气和坚持,但更多的还是看不惯欺压弱小吧。那时候马哥也开始有问题,比如经常找我借钱,但从来不还,比如喝了酒之后,酒疯很是严重。而且我也感觉他有点想吃掉我的意思。我不得不慢慢远离他,跟CC走得近一些。


   

    CC给我引荐了一帮他的朋友,其中有校BA队的头子。头子也是个帅哥,专泡美女。他有个表弟,刚从牢里出来,又染毒。他们几个人凑在一起,真的不会是有什么好事,不是喝酒唱K,就是想着去干什么坏事。到后来剧情演变很厉害,头子和表弟私底下找到我说,让我把CC踢出局,由他们入股。当时我为了自保,拉拢CC,给了他部分干股,对外宣称他是老板之一。当时你根本都想不到,他们这些人表面称兄道弟,背地里经常暗算对方。社会太黑暗了,当时我是这么想的。


   

    这些事情,我肯定会跟CC说的,虽然别人明令禁止,但毕竟是兄弟。我们越发感觉到不安,两个人实在是势单力薄,于是叫了CC的叔从家乡过来。据CC说,他叔是道上混的,伤过人,有案在身。果然,来了之后震慑了蛮多人,大家都相对平静了一些。C叔见我们生意也不错,也帮忙做一些简单的工作,比如买菜,搞卫生什么的。毕竟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谁不想赚钱呢。只是我想不明白,到最后有一天晚上,马哥、C叔喝酒,居然起了歹意,说要搞掉我,霸占这个餐馆。CC可能不太同意,后来他们起了争执,最后拿起了刀,成了严重的流血事件。那晚我是不知情的,因为平时我都是回宿舍住。后来伤得太重了,他叔不得不回家治疗。事后我知道了真相,但装作不知道,对外宣传是跟另外一方火拼的结果,于是更加震慑了很多人,大家都不太敢来闹事了。我也得以平静下来,收拾各种残局。我跟CC还是很好的兄弟。说真的,我蛮感激他,陪我走过了黑暗的那一段路。


    

   这些事情,我也跟我爸提起,问他怎么办。我爸年轻的时候,也是很勇猛的一个人。但当我提起这里的战况时,他居然跟我说,把店关了吧,老老实实读书吧。其实我知道,毕竟年纪大了,胆子小了,而且有些情况,他也不懂处理,他一直跟我说,强龙不压地头蛇。我弟弟倒是陪了我很久,任劳任怨,那两年特别辛苦。但是他特别憋屈,有一天晚上,可能想不明白吧,趁着喝了点酒,狠狠的打了我一顿,在地上一直猛踹我。他觉得他这两年的光阴都毁了,来到这暗无天日的地方,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。那时候我也无力还手,加上觉得亏欠了他很多,于是就默默的挨了这顿打,从此跟他分道扬镳了。但是,真的很痛,当时人都绝望了。


    

   (不要说,当初为啥不报警,为啥不跟学校提。我只能说,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,穷乡僻壤的地方,山高皇帝远,大家躲都还来不及。如果报了警,除了无凭无据,还会面临各种证件的问题。如果跟学校提了,学校根本就不会管校外的事情,他们本来也不鼓励你去做这些事情,况且也真没伤到我。再者吧,我们做生意是要和气生财,最怕得罪的是地痞流氓,就算你安全了,想问,你还要做生意吗?吵吵闹闹的)。当然,也不是说这些事情,就不应该经历。要成大事的人,总难免会经历很多事情,经验和魄力有时候不是嘴上说说的。也正是因为有了08年的经历,我才有足够的经验和沉稳,应对14年更大的势力,这又是后话了。


     


    讲点开心的事情吧。2008年真的是很丰富多彩的一年。那时候的餐馆生意挺不错的,天府酸菜鱼特别有名,有着非常多的客户朋友。在060708那几届的学生中,我也是小有名气,口碑不错,结交了不少朋友,很多都是各老乡会会长,学生会主席,社团主席。我甚至都赞助了很多活动,冠名做嘉宾什么的。我记得有一次,我冠名了我们院的飙歌大赛,当时我们院文书记也在嘉宾席上,他第一个发言,讲了很多支持和鼓励学生的话。第二个轮到我赞助商发言,我居然牛逼哄哄,当着文书记的面说,我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,代表我们三院争光。我槽,居然还敢代表三院,现在想想,真是可笑。年轻的时候,就是太轻狂了。


    

    还是得提提CC,这位我大学很好的兄弟。也正是因为有了他,我的大学才称得上,青春不枉年少,风流诸多往事。当然,我从来没风流过,风流的都是CC。他两任正式女友都是服表班的,美女的身边肯定都是美女,所以我也认识了很多美女。有段时间,CC甚至吃住都在店里了,所以晚上都会有美女过来。有一次,CC女友过生日,就我们两个男的,然后CC女友服表班8个女生都到齐了。美女的酒量都是非常好的,特别是安徽江苏那几个,记得当时53度的三花,她们每人一杯,我直接就醉倒了。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,我和CC睡在了地上,旁边的店员告诉我,昨晚你们闯大祸了,CC喝醉了酒,亲吻其它女人,把他女友气跑了。我们当即跑到女生宿舍18栋楼下,想着各种办法混进去求原谅。当然,跟我没什么卵事,我那时候不过是她们的小跟班。CC女友当时还养了一只拉布拉多,最后那狗吃饭睡觉都跟我一起。还有很多美女客户,她们经常点外卖,什么红烧茄子,鱼香肉丝,每次一看到18栋的单子,我就抢着要去送。哈哈,太傻逼了

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,非常喜欢踢球。好像那年的暑假,我是踢球最多的,每天下午都去操场跟一帮球友踢球。大家都认识我,知道我是餐馆的老板,他们平时也是我的老客户。我球技比较差,但是比较能跑,大家也都比较让着我,没有大脚或者是推搡什么的。运动多,吃得也多,那时候我一餐能吃三四碗饭,每餐必炒回锅肉,休息也很正常。所以身体好,人特别有精神,又留着个长头发,跟个艺术家似的,还要扎个小辫子。太傻逼了,现在想起当时的造型,还自以为长发飘飘,有多潇洒迷人。傻逼也就算了,我居然后面又改了造型,大冬天的,居然买个大叔的外套来穿,像极了黄土高坡山里出来的老大爷。所以也就活该我一直找不到女友。

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,很想找女友的,但是没什么人看上我,或者我根本就不懂得追女孩。那时候我基本不上三院的计算机课,大部分时间都跑到商学院(那时候叫管理学院)蹭课。道理很简单,商学院都是经济学和管理学,对我有莫大的帮助,而且商学院的美女特别多。我每次去都是坐在最后面,然后搜索那些年轻的姑娘。有一次我看到个姑娘,好清纯的模样,一下子就喜欢上了,于是乎,每次上课,都坐在离她背后不远的地方,居然就这样上完了一学期的财务管理课。后来打听到她是学校广播室的美女主播。再后来,我每天骑着个小摩托,跑到学校外面买花,每天晚上托人送一朵玫瑰花给她。送到差不多第九朵的时候,她男友知道了,居然发信息给我说,再送就要跟我打一架了。我知道她有了男友,于是就放弃了送花的计划,不再坚持下去。不是怕打架,我都那情况了,还怕一个学生打架,只是不想勉强人家,本来人家有男友挺幸福的。  



    不过那时候我差点干了一件大事。在校外做餐饮太惶惶不安了,我就想打入学校内部。当时我联合了几个老板,计划拿下尧山实体的三楼,投资百万改造成美食城,打着大学生自主创业的名义。1000多平米的场地,整个食堂三楼,这真的是个胆大包天的事情。在那之前,我遇到了创业路上的贵人,黄可老师。当时我晚上去上KAB创业课程,刚好老师就是黄可老师,我跟他讲起我经历和遭遇。他挺同情我的,觉得我一个学生,太不容易了,就跟我说,以后要是有事,就打他电话,他让学校保卫处出面处理,至少保证我安全先,让我安心了很多。后来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,后来我休学创业,也是他支持我,给我签字审批了,甚至于,在我最落难的时候,也是他借了些钱让我东山再起,10年我参加挑战杯创业大赛,指导老师也是他。他算得上是我创业路上的导师,人生路上的贵人。后来我就跟他聊起申请学校食堂这个事情,他觉得我挺有胆识的,为了我这事,跑上跑下,没少挨领导的批评,毕竟这个事情风险太大了。但他还是很尽力去争取了。还有邓国锋老师,之前就是我的授课老师,心理辅导老师,为这事也指导了不少。那时候惊动了很多领导,包括校长和书记,大家就觉得,风险太大了,卫生安全拿什么保证。那时候古天龙校长还特意跟我谈了一次,建议我从事本专业,比如计算机领域的创业,这样会更适合一些。最后事情当然没成,就当是自己的又一次年少轻狂吧,有些事情太理想太天真了。

  

   上一篇大一,我想表达的是,男怕入错行,创业选择好行业太重要了。关于这一篇大二,我想说的是,凡事量力而行,做出超乎常人的事情,最终受的苦和罪也必然异乎常人。纵观我的大二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危机中度过,终日惶惶不安,看不到任何的出路。那时候的创业路,特别孤独和黑暗,我们只是相信未来会很美好,但是黎明之前的残酷,我们都过于乐观了,你都不知道怎么走过去。但不管怎么说,最终我还是熬过来了,而且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,勇气和胆识方面,魄力增进了不少。也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些事情,我从一个性格柔弱的少年,成为了一个坚硬顽强的家伙。还是得给自己鼓个掌,尽管那些年,我没追到一个女孩。



   我建议大家,还是做些理智的事情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这样结果总是会好一些。天天网也算是我的一个情怀吧,寄托着我对大学生活的眷恋和不舍。虽然它现在经营得不怎么样,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运营管理,但还是想尽尽微薄的力量,给在校的大学生,提供一些借鉴参考吧。也希望自己能一直活在年轻人的群体中,共同经历和缅怀我们的青春。从今天开始,作为桂林天天网的专职编辑,每周保持三篇文章的更新吧。欢迎大家关注桂林天天网(www.ttgoo.com),我的个人博客(www.qiudacong.com)也会同步更新。